幸运五张规则尚长荣只身一人
栏目:手巾 发布时间:2018-12-06 05:51

  央广网文娱文娱专题中国文艺40年访谈第一期

  酷暑天,上海京剧院一间摆着刀枪棍戟的会议室。我们提前布置好了录音设备,正在忙着京剧3D电影《曹操与杨修》首映活动的尚长荣,踩着时间赶回了京剧院

  尚长荣先生擦着汗,如踩着急急风的台步匆匆赶来。78岁的他每天日程都安排满满的

  尚长荣:说起来,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同事都是老朋友了。记得应该是1964年我曾经录过《延安军民》,现代戏汇演的时候,听取50多年前的声音也是蛮亲切的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1964年录制了尚长荣先生演出的现代京剧《延安军民》;那一年,▓尚长荣24岁,在《延安军民》中饰演张连长,一时好评如潮。但是,此后的十几年,他却很少有戏可演

  尚长荣:作为一个戏曲演员,我们演员就是要演好戏,无戏可演是演员最大的痛苦。我记得在1978年左右,《人民日报》一个副刊上,有一篇短文,▓大概是叫“挂甲屯的情怀”。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谁?是彭德怀。看了这篇短文之后,思潮澎湃,我就和我的两个好朋友——李旭东先生、王小康先生,说咱们能不能编一出彭老总的戏,编哪段呢?编了一出《平江晨曦》,我演的就是彭老总

  1979年,陕西省京剧团推出新编现代京剧《平江晨曦》,这部反映彭德怀元帅领导平江起义的剧目,在他平反之后迅速推出,轰动一时。这也是改革开放之后尚长荣创作、主演的第一部新戏

  进入八十年代,尚长荣迎来了艺术创作的春天,他率领陕西省京剧团创作演出了一批有着着广泛影响的新戏;新编历史剧《张飞敬贤》创造了一位既刚愎自用又机智幽默,既主观武断又勇于认错的文官张飞形象,这个戏对当时落实知识分子政策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八十年代中后期,京剧发展变得似乎有些步履维艰,演员在流失、观众在流失,而尚长荣依旧坚守在舞台上,思考着如何推陈出新,让京剧与时俱进。1987年,为了一部新戏,尚长荣只身一人,悄然离开西安

  尚长荣:1987年,《剧本月刊》元月份发表了《曹操与杨修》,作者是湖南岳阳剧目工作室陈亚先先生。这个剧本很有历史内涵,很有深度。我就夹着剧本,听着贝多芬的《命运》,坐着火车,▓夜闯潼关,潜入了上海滩。 现在说好像这一步很勇敢是壮举,实际上现在回忆起来不无苦涩

  尚长荣反复权衡,觉得自己所在的陕西省京剧团受条件限制,排不了这出大戏,冥冥之中想到上海市素有开拓求索创新的优良传统,于是他怀揣剧本敲响了上海京剧院的大门,而上海京剧院也向尚长荣张开了怀抱。1987年7月,《曹操与杨修》正式建组

  尚长荣:那时候在院部里头召开建组会议,没有空调,外边大概是38度,拿着凉手巾都搁在脑袋上。我作为客人还穿着衬衣,打着领带,拿了一个折扇,脖子汗流。导演阐述,慷慨激昂,拍桌子,说:“现在我们还有这么一帮志同道合的京剧人,为了戏曲的振兴,在这不怕高温,在这拼命干,长荣你卸去武装吧。”让我解开领带,我就解开了。▓从那起,可以说是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开展了一百个工作日的苦排《曹杨》。说《曹操与杨修》的出台、诞生是在那么一个环境之中,没有豪华的排练场,没有高档的排练场,没有豪华的会议室,没有空调,只有一颗火热的心

  尚长荣:爆炸性效果。在上海没敢对外,上海戏剧学院实验剧场内部彩排的两场,谢幕的时候我就想,从一个千年的历史悲剧回到谢幕,应该展现一个千年的悲剧不要重演,回到现实是最光明最幸福的时代

  尚长荣:一起这个曲子观众全愣了,以为录音师放错了带子,砰砰砰,很震撼的,啊你走来,我走了,大家走到一起来,把这种缤纷的世界永远不分开。这个时候,杨修在舞台上慢慢恢复到演员,下了舞台,我既是曹操或者又是演员本身,言兴朋既是杨修又是演员本身,我们两个人先握手,双手,四只手,当紧紧地合在一起的时候,观众炸了,疯了。当我们走到台口,90度的鞠躬,不起来。有多少秒?当时我的内心是有两句话,一,▓感谢观众来观赏我们的戏,同时长时间鞠躬不起,是我们戏曲人的一个期盼,期盼历史的悲剧永远不再重演

  尚长荣被称为活曹操,之前演曹操最著名的就是前辈京剧大师袁世海,袁氏活曹操深入人心,▓白脸曹操成了脸谱化坏人的代表。尚长荣演的有什么自己的创新呢

  尚长荣:我为了增强文化底蕴,读了曹操的文集,曹操应该这个形象,站着应该怎么着?踱步不应该怎么着?我的手势应该怎么着?绝不能只用我们京剧舞台上一端肩,一摆袖子,走几步,用这个简单的传统模式来塑造曹操。怎么塑造?怎么演?怎么唱?你台上怎么做?怎么走?给我们摆了一个新课题,第一,脸谱怎么办?是白脸、黑痣、炭条眉、三角眼。虽然很生动,红白黑,曹操的美学色彩非常独特。白面、乌须、黑冠、红袍,黑白红,色彩鲜明得很。这个白面谁都知道白脸曹操,你真来个红脸曹操他不认可。你勾个黄脸曹操更不是。怎么办?那么按这个剧本的要求,这个白似乎煞白、阴白、冷白,可否在冷白上做一点微调?调整到暖白,就是合乎既是白,又有点暖色。眉毛,炭条眉,改成一个剑眉,剑眉是他的智慧。三角眼,改成一个长的长目。他经常眯眼,眯眼是老谋深算,睁开眼睛是他的宏才伟略。所以演的曹操给自己不仅有极大的激励,也给自己今后的追求建立了一个较高的一个标杆,不是自己身上这点技法、这点玩意儿就能够完成一个戏曲人的一生的艺术追求,艺无止境

  新编历史剧《曹操与杨修》有别于传统京剧角色的脸谱化,开创了人性探索的新高度。一问世便取得巨大反响,被认为是“新时期中国戏曲里程碑式”作品。即便已经过去30年,依旧启迪着当代观众的思考,焕发出作品强大的生命力。 如今,《曹操与杨修》不仅有了舞台上年轻一代担纲的传承版,也有了3D全景立体声电影。戏曲语言和电影语言巧妙完美结合,将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一张新名片

  《曹操与杨修》获得巨大反响,尚长荣没有陶醉在掌声中。之后,上海京剧院新编历史京剧《贞观盛事》《廉吏于成龙》一一问世,反响热烈。三个戏参加过三次中国京剧艺术节,得了三次艺术节的金奖,都是金奖的榜首

  尚长荣:62岁的时候,把《廉吏于成龙》这个戏拼出来了。我说我是很幸福的,也是赶上了好的机遇,赶上了好的团队,赶上了这么多观众对我的激励和厚爱。当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能够做一个合格的京剧演员,这是自己最大的,这是我自己最大的追求

  尚长荣探索人性、激活传统,积极为传统艺术寻找新文化支撑。他本人也成为首位中国戏剧梅花大奖得主,中国戏曲界扛大旗的人物

  尚长荣:这个标准就是:尊重历史,关注现实。如果一个戏、一个剧目、一个艺术品,▓不能跟时代同步,不能引起同时代人们的观赏兴趣,那么它就只是一个博物馆的历史作品,那就失掉了戏曲难以言表的一种的作用,我们是要给人们一种美的欣赏,从而启迪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也是中国京剧起曲折发展的四十年,以尚长荣为代表的戏曲艺术家们薪火相传,始终孜孜以求,不断探索,不断创新,让京剧艺术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

  尚长荣:我们美好的民族戏曲艺术,终究不是博物馆中的甲骨文,也不是咱们秦兵马俑,更不是湖南马王堆,我们是要用精彩精美的中国戏曲的展现手段,唱念做打舞、手眼身法步,用我们这样的技法演绎我们中华民族的古代、近代和现代的故事。光是翻箱底啊,我说我们伟大的前辈和先贤,他们会笑话我们,就说你们呐,净吃我们嚼过的馍,你们还没有我们当年那种求索的胆魄,光吃前辈留下的遗产,我觉得我们没出息。有赖于咱们年轻的艺友们,他们有无限的聪明才智,让他们开掘吧,他们的艺术灵感应该比我们、比我们的先贤更加敏锐,希望要寄托在年轻的艺友们身上

  尚长荣举着冰棍冲着我们做了一个曹操式的凶狠表情,那表情里透着的竟是几分顽皮

  自幼耳濡目染,5岁首次登台出演京剧《四郎探母》中的杨宗保,尚长荣至今已在舞台上活跃70余载,开创了“架子花脸铜锤唱”“铜锤花脸架子唱”的艺术模式,并一直为京剧艺术的创新与传承而努力

  尚长荣:探索继承发展的戏曲传承之路,作为京剧艺术家尚长荣“三部曲”传承计划首部作品,上海京剧院的《曹操与杨修》日前进京演出。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说,《曹操与杨修》作为经典的传承,本身证明了其思想内涵的生命力

  尚长荣 谈艺 说戏 线日上午,由一场名为“谈艺说戏话北京”的戏曲文化分享会在梅兰芳大剧院四层小剧场举行。”尚长荣出身梨园世家,其父尚小云是京剧“四大名旦”之一,尚长荣自己则是以花脸著称的当代著名净角表演艺术家

  新闻热线:法务部邮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

  改革开放的40年,也是京剧起曲折发展的40年,以尚长荣为代表的戏曲艺术家们薪火相传,不断探索、创新,让京剧艺术重焕生机与活力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